何以笙箫默小说 > 武侠:开局获得一甲子内力! > 第四百四十七章 魔教开会

第四百四十七章 魔教开会

    永宁寺一行到这就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虽然从开头,到结束都和江然想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能够把老教主找回来,总归不算是一件坏事。

    至于永宁寺内昏迷过去的那些和尚,江然并没有对他们下狠手。

    毕竟他来这里本也不是为了杀人。

    死的那些都是被交手余波震杀,江然觉得这事也不能全怪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是那帮老和尚不依不饶的非要找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因此导致永宁寺内的和尚被两者交手余波震死,那帮老和尚至少也得付一半的责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此行最大的收获就是渡魔冥王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江然背着老教主,领着唐画意,鼻青脸肿的渡魔冥王就跟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仍旧是一脸狂狷,看谁都好似蝼蚁一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和他这鼻青脸肿的模样,很有反差感。

    当他们悄无声息回到唐天源他们临时的住所时,天都快亮了。

    江然刚刚现身,唐诗情就已经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先是看了江然一眼,见他神闲气定,便放下了心,再看他背后的老教主,也跟着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最后当目光落到那渡魔冥王身上的时候,她的表情略显凝重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能够跟在江然身边,还被江然带到了这里,那应该不会是外人。

    便来到了江然的跟前:

    “天都快亮了,这一晚上似乎不太顺利?”

    如果顺利的话,早就已经该回来了。

    江然轻轻点头:

    “确实是遇到了一些事情……可以慢慢说。

    “给你引荐一下……这位是渡魔冥王。”

    唐诗情一愣,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听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。

    渡魔冥王则好奇的看了看唐诗情。

    挠了挠脑袋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练得是什么武功?心魔念?应该是有一部分的……

    “却又不完全。

    “有点像少尊先前施展的那门武学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渡魔冥王精修入魔经,寻常人面对他,往往会被他一眼看穿内在。

    不过江然和唐画意,一个修炼心魔念,一个修炼造化正心经,他是一个都看不透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这唐诗情,眸光稍微一深邃,便感觉自己好似置身于火海炼狱之中。

    禁不住脸色大变,接连后退两步,这才将信将疑的看着唐诗情:

    “这感觉,本王只在一个人的身上……不,应该说是一具尸体的身上发现过。

    “你修炼的难道是万古第一悲?

    “脑子坏掉了吗?怎么会去修炼这门武学?

    “听本王一句劝,这武功练不得,趁着你还活着,莫要再去修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又看了江然一眼,连连摇头:

    “都说万古第一悲修成之后,拥有长生久视之能,但是我劝你莫要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不愧是我教少尊,这姑娘一看跟你关系就不一般,你竟然人心让她助伱长生?”

    “……冥王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唐诗情淡淡的开口:

    “第一,万古第一悲,并非无法修炼成功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练成了。

    “第二,让我修炼万古第一悲的人,不是少尊,而是我自己。

    “另外,这件事情和冥王无关,我劝冥王莫要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渡魔冥王顾不上唐诗情言语之中的不敬,满是不敢置信的说道:

    “练成了?你练成万古第一悲了?那你岂不是万古第一人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看向江然,似乎想要求证。

    江然便轻轻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她确实是练成了。”

    渡魔冥王眉头紧锁,忽然对江然说道:

    “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江然哑然一笑:

    “在场之中,我最不相信的便是你。其他人,无所谓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渡魔冥王差点气笑了:

    “行,即如此,那我就明说了。

    “修炼成万古第一悲这件事情,我劝你最好莫要大肆宣扬。

    “万古第一悲被很多人认定为长生不死药。

    “倘若知道你这小媳妇练成了这门武功,这帮人必然会丧心病狂的过来寻找她,将她抓走,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“妄想借助这万古第一悲的血肉,达成长生之功。

    “亦或者,你要是想要长生不死,也可以试试看,把她给吃了?”

    江然眉头微蹙:

    “这种话是从何处传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创出万古第一悲的那個人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渡魔冥王撇了撇嘴:

    “不过知道的人有限……所以也未曾被大肆宣扬。

    “但是君何哉应该也知道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江然面色有些凝重的看向了唐诗情。

    唐诗情则笑了笑:

    “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是否能够长生不死,有些时候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样的机会摆在眼前,是否会去争取?

    这世上很多人便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。

    万一这件事情真的被广为流传,唐诗情确实是很危险。

    哪怕唐诗情武功再高,这帮人源源不绝的攻伐而来,也难保不会有个三长两短。

    江然微微点头: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冥王提醒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就见江然运指如飞,渡魔冥王一愣,正想要闪躲,就感觉头脑之中忽然一阵昏沉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短短一刹那。

    却也让他失去了先机。

    待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整个人就已经被点在了原地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一时之间勃然大怒:

    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想要让冥王知道,你暂且还不被我等信任,所以,需要咱们的人多多照看。”

    江然轻声说道:

    “冥王武功盖世,我会专门调配出适合冥王的药,到时候冥王无需这般僵硬,可以自由活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渡魔冥王桀骜不驯,哪里能够接受江然的做法?

    然而正要反抗,就发现江然握了握拳头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下之后,渡魔冥王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本王不是怕你,不过你毕竟是少尊,我总不能对你的话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就依你所言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一个笑声就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循声去看,就见唐天源正站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渡魔冥王抬头一瞅,脸色更黑:

    “晦气,出门没看黄历,竟然遇到了一条狗。”

    “冥王如此吃瘪的景象,着实是少见的很。”

    唐天源笑着来到了跟前,单膝跪在了江然的面前:

    “属下见过少尊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江然摆了摆手:

    “这个时辰了,还没休息?”

    “家里来了客人,我总得一尽地主之谊,却没想到,竟然是冥王驾到。

    “冥王这是见过少尊了?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专门看了一眼渡魔冥王脸上的淤青。

    他终究跟江然他们不一样,对渡魔冥王极其了解,两个人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。

    自然知道他的脾气和为人。

    更知道他见到了江然之后,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那这脸上的伤势从何而来也就不难判断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老头坏得很,问是问完了,却又不给渡魔冥王回答的时间,扭头就看向了老教主,面现担忧:

    “老教主这是?”

    “中了毒。”

    唐画意说道:

    “内功暂时是没了,得让姐夫给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别在外面说话了,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唐天源率先引路,江然手里则又多了一个渡魔冥王。

    待等到了房间之后,江然便把老教主放在了床上,让渡魔冥王在一边杵着。

    唐天源等人都围绕在床榻之前,江然伸手拿过了老教主的手腕,片刻之后,眉头微蹙:

    “这毒……若有似无,虚无缥缈。

    “不好解啊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吩咐唐画意取来了小刀。

    江然借油灯的火灼烧了一下刀刃,然后沿着老教主的手腕轻轻划下一刀。

    又取来了小瓷瓶接了点血。

    这才给老教主包扎好,然后说道:

    “他这毒有些古怪,我恐怕得回去找人研究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中了毒……”

    老教主的声音此时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当即看向了这老头,就见他缓缓睁开双眼,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脸:

    “都在呢?

    “这一次失手,有点丢人了……

    “然儿……”

    江然愣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是叫自己,犹犹豫豫的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就见老教主脸上泛起了苦涩的笑意:

    “我是你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换个人的话,江然肯定把他打的满脸桃花开,可此时此刻,他除了默默点头之外,其他的也说不出来什么了。

    人家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罢了,一时半会的,你也接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勉强想要坐起来。

    江然便伸手搀扶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就听老教主说道:

    “虎威关内,君何哉出手伤人。

    “我认出他的武功,便现身阻止。

    “此后一路交手,我们两个一口气打到了青国。

    “却没想到,他在这之前竟然就已经有所布置。

    “我中了笛族的蛊毒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被他给擒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笛族的蛊毒?”

    江然眉头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又看向了手里的瓷瓶。

    蛊毒诡谲狠厉,中了自然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老酒鬼对江然的各类教导之中,以蛊术最为认真。

    也是担心江然今后行走江湖的时候,遇到了笛族的人,不知不觉的中了人家的手段。

    因此江然也对蛊术有着极深的造诣和研究。

    不过主攻的仍旧是如何预防和解毒。

    但他现如今却对老教主所中的蛊,完全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老教主点了点头,看向了江然:

    “你这一趟来,显然是为了君何哉。

    “你要小心,他身边有一个老妪,手里拿着一杆九节蛇杖,一手蛊术出神入化,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“要是遇到了,需得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君何哉的身边还有几个高手,都不是寻常之辈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帮人究竟是什么人,我却没有弄清楚,就被他送来了永宁寺。”

    江然微微点头: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人隐藏极深,先是一手导演了青国和金蝉之间的战争,如今又把秋叶拽入战场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觉得他现在应该就在青国。

    “却又总感觉……眼前所有的乱象,皆非他所求。

    “他要的,应该隐藏于更深处,这些……都只是他前往真正目的的必要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必要条件……”

    老教主沉默了一下,轻声说道:

    “你师父呢?”

    “跑了。”

    江然咂了咂嘴:

    “等我下次遇到他,先把他腿打断,再说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就该这么干了。”

    老教主意料之外的很是赞成。

    江然呆了呆: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们是朋友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会和一个跟你儿子抢女人的人当朋友?”

    老教主翻开了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江然哑然无语,继而笑道:

    “我还没儿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生啊。”

    老教主当即有点怒其不争:

    “儿媳妇给你找好了,你倒是努力啊。

    “三年抱俩,总是可以的吧?

    “早点生,少尊楼荒废多久了……也该有新主子住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圣女也得再挑选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的话,我还没死呢,还能逗逗重孙子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直接把唐诗情闹了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唐画意倒是眼珠子放光的看着江然:

    “我觉得老教主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回去就生。”

    江然眯着眼睛看了唐画意一眼。

    唐画意一愣,顿时也红了脸,再也不敢搭腔。

    心中还纳闷,自从和江然重逢之后,就感觉江然变了。

    过去他是闷骚,现在纯粹明骚啊。

    而且攻击性好强!

    换了过去,这个时候他只会让自己莫要胡闹。

    绝对不会这般回应。

    老教主则连连点头:

    “你们都说好了啊,可莫要反悔。”

    唐天源纠结了半晌,忍不住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亲总是得成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冷眼旁观的渡魔冥王再也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算哪门子的魔教开会?

   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街坊大妈在这说闲话呢。

    传出去的话,魔教还要脸不要了?

    忍不住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够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表示够了够了,然后江然就说:

    “我今日还有事情要做,便先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冥王暂且留在这里,劳烦唐员外帮忙照看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听话的话,该打就打,万万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谨遵少尊御令。”

    唐天源正色抱拳。

    渡魔冥王此时方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少尊且慢,这唐天源对你爹忠心耿耿,对老夫自然是怀恨在心,你将老夫就给他,只怕再来的时候,连我一片完整的尸身都见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江然闻言有些诧异的看了唐天源一眼。

    唐天源连忙摇头:

    “少尊莫要听他胡说,没有少尊的命令,我又岂敢肆意妄为。”

    江然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第一点,别弄死。

    “第二点,他得能说话。

    “毕竟也是咱们魔教的人,小惩大诫可以,过分的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唐天源当即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渡魔冥王呆了呆,继而大怒: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姓江的,我跟你回来可不是为了受这奇耻大辱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有本事把我放了,你我再大战三百回合!!”

    “莫名其妙,赢都赢了,谁还要跟你大战三百回合……”

    江然摇了摇头,背负双手,带着唐画意就离开了这房间。

    两个人溜溜达达的回到了客栈。

    江然这边刚刚翻窗进去,就听到叶惊霜低声开口: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江然开口,叶惊霜这才吐出了一口气,推了推身边睡得好死死猪一样的叶惊雪:

    “醒醒,江大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……我睡觉呢……他回来就回来呗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翻了个身,屁股对着叶惊霜继续睡。

    江然撇了撇嘴,来到桌子跟前坐下:

    “她是越来越不把我当外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叶惊霜来到江然跟前坐下:

    “怎么这个时辰?”

    她和唐诗情的念头一样,如果事情顺利的话,早就该回来了。

    江然便将事情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待等听江然说完,叶惊霜面色凝重: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这般变故,永宁寺地下是一处江湖天牢……

    “还有渡魔冥王自囚二十年……君何哉找他出山,究竟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江然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今天时辰不够了,只好先回来了,晚点我再去找他问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叶惊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江然看了她一眼,拉过了她的手:

    “一晚上没睡好?”

    “总是瞎担心。”

    叶惊霜苦笑一声:

    “明知道你武功盖世,不会有什么危险,却总是忍不住胡思乱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常。”

    江然笑了笑:

    “人有失手马有失蹄,谁又敢说自己常胜不败?

    “好了,我现在回来了,无需担心,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让你抱我一会。”

    叶惊霜少有的钻进了江然的怀里,江然哑然一笑,还想跟她说两句话,就发现,她脑袋刚刚放在自己的肩膀上,人就已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沉吟了一下之后,将叶惊霜抱起,来到了床前。

    褪去了一只脚上的靴子,然后一脚把叶惊雪踢的更往里了一点。

    就这样,抱着叶惊霜斜坐在床头,也闭上了眼睛,打起了瞌睡。

    这一夜至此无话,转日天明,整个皇都就彻底炸了锅。

    “永宁寺一夜之间被人夷为平地!”

    “地下竟然挖了好多层,里面好多和尚还有一些成名已久的江湖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江湖高手?

    “根本就是一群臭名昭著的江湖败类,被关押在永宁寺下……”

    各类议论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而甄诚听后,整个人便是一呆。

    他刚刚跟江然说过,那个人被关押在了永宁寺下……永宁寺就被人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这……是巧合吗?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yetianlian.cc/yt98623/4053735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etianlian.cc。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etianlian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