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以笙箫默小说 > 我必将加冕为王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盛筵厅

第三百二十四章 盛筵厅

    待到太阳西落,忙碌的皇宫终于迎来了她一整天最后的热闹——觐见仪式。

    至于明明联军早上就到了,为什么非得要等到临近傍晚才正式允许觐见,或者说这么盛大的仪式非得要放在晚上…皇宫的纹章官和负责接待的侍卫们给出了一万种基于传统,礼仪,安排等等听上去很有道理,但细想就知道在糊弄人的理由。

    真正的理由其实大家也心知肚明:皇帝不希望仪式搞得太仓促,不够隆重容易丢面子;同时也不希望拖太久,以免发生什么不可控的意外。

    十五万联军,外加十万大公们的私兵驻扎在骁龙城外,他这个刚刚把家底险些赔光的皇帝实在是很难睡得安稳。

    基于这种略有些矛盾的心里,觐见仪式在傍晚十八点三十分正式举行。

    按照纹章官们的说法,傍晚的骁龙城是一天之中景色最美的时间:金色的日轮缓缓沉入地平线,万里霞光由东到西,将大地浸染的血红。

    而作为周边地势最高的骁龙城,或者说骁龙城皇宫,更是会在太阳的余晖下无比耀眼——锃亮的宫墙和屋顶反射出万千华光,宛若大地之上升起的星辰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是不是运气不太好的缘故,等到纹章官前来通知众人的时候,骁龙城的天突然阴了下来;厚厚的乌云完全遮住了天边最后一抹光亮,壮丽的景色突然变得有些寂静荒苍凉。

    不少联军的军官贵族则恶意满满的觉得,这就是秩序之环已经抛弃了赫瑞德皇室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克洛维的宫廷宴会是怎样的流程,但还请允许我提醒诸位,这场仪式的意义非同一般。”

    带着一队卫兵和侍从的皇家骑士亚瑟·赫瑞德板着脸,在宫殿台阶前恭候联军的客人们:“盛筵厅是皇宫最华丽,同时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宫殿之一,而赫瑞德皇室更是有着数千年历史,最为古老而神圣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于这点,还请贵方完全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没等对方说完,安森便微笑着抬手打断道:“从几十年前起,克洛维的宫廷礼仪就已经完全照搬了帝国的模式,双方之间并不存在任何交流障碍。”

    “更不用说瀚土王太子,以及克洛维东部的豪门施利芬伯爵…有他们二位在场,我以个人名义保证,绝不会出现任何因我方人员导致的失礼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切拜托了。”依旧板着张脸的亚瑟·赫瑞德微微颔首,同时向身后瞥眼示意了下,侍卫们立刻左右闪开,由上前的纹章官引导众人向宫殿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等到其他人通通走远,始终直挺挺的亚瑟·赫瑞德突然长舒一口气,表情突然变得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抱歉还请原谅招待不周,但我真的不太适应这么严肃的气氛。”年轻骑士看向安森,眼神中夹杂着些许无奈:“可陛下说这种场合,换成其他人都不太合适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苦心完全可以理解,毕竟情况太过特殊。”

    安森点点头轻笑道:“毕竟我们是朋友,很多事情总归都是可以商量的,不至于闹得太僵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真这么认为?”亚瑟挠了挠后脑勺:“印象中我们好像没怎么见过面,上一次‘交流’还是在殖民地,你和路易对抗圣战军团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和路易·贝尔纳爵士是朋友,他也是我的朋友,朋友的朋友当然也是朋友了。”安森解释道:

    “至于交流…我主观认为战斗也算是一种交流,能和您这样优秀的骑士过手,是我个人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果然,你这家伙和路易·贝尔纳那个混蛋就是不一样!”

    亚瑟·赫瑞德眼前一亮:“现在回想起来,幸好当初你也在殖民地,换成只有那个混蛋的话,恐怕那场圣战不打到天崩地裂,殖民地死伤惨重都未必能结束——那个死脑筋啊,永远都不懂什么叫变通,不像咱们!”

    对于年轻骑士的吐槽,安森直视微笑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开玩笑,要是当初真的只有路易一个人在新世界,那就不会有什么圣战了…没有自己给帝国的平叛战争捣乱,自由邦联根本不可能独立,帝国怕不是能直接整合新世界,彻底变成皇室在海外的飞地。

    届时有整个新世界在背后做支撑,赫瑞德皇室面对帝国大公们的时候显然也能更有底气;能够压制整个帝国,说不定皇帝真的能抗住非议,彻底击溃克洛维这个他眼中的刺头,成为字面意义上的“秩序世界守护者”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世界上没有“如果”。

    “啊,宴会…呃我是说觐见仪式马上就要开始,客人们应该也都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仿佛是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本职工作,一拍脑门的亚瑟·赫瑞德赶紧开口道:“请跟我来,你可是今晚最重要的嘉宾,入场仪式必须足够隆重才行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就已经率先转身;微笑不语的安森也紧跟在他身后,顺着台阶向宫殿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听闻你成为了克洛维执政的时候,我和伯纳德姐夫还惊讶过一阵呢。”亚瑟边走还不忘了边闲聊:

    “姐夫他虽然嘴上不说,实际上特别佩服你,原以为你真的是对克洛维王室忠心耿耿,才放弃了在新世界称王的机会也一定要回来,结果阴差阳错的赶走了国王,自己当上了执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你都不知道当时听说这时的时候姐夫是什么表情,沉默了半天才憋出来半句——真不愧是安森·巴赫!”

    “伯纳德大人过奖了。”安森面不改色:“实事求是的说,我个人其实没什么野心,很多事情也都是被逼无奈;可以的话,能当上陆军少将就已经是我人生最大的追求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将?得了吧,这附近又没有别人,还掩饰什么呢?”

    亚瑟·赫瑞德显然不信:“机遇摆在面前,谁还能没有野心?就算我偶尔也会做做白日梦,想着要是当上皇帝了能有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骗你干什么?不过我一个赫瑞德家的旁支,哪怕轮到其他大公们也不可能轮到我呀,所以也只能做做梦啦!”

    带着满脸无所谓的表情,大大咧咧的年轻骑士来到宫殿正门前;两侧全副武装的侍卫们依次排开,后退半步,按顺序向二人举枪行礼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仪式还未正式开始的缘故,此时的盛筵厅堪称热闹非凡:数十个水晶吊灯从圆盘形状的壁画拱顶上垂下,将金碧辉煌的宫殿染上刺眼的圣光;两侧的雕刻廊柱之间一条条摆满了鲜花装饰的长桌,到场的宾客们就围坐在这些长桌周围,欢声笑语,谈天说地。

    几位大公与他们的封臣,还有骁龙城的宫廷贵族们早已入场,即便是从未来过这里的陌生人,也不难从他们那泾渭分明的“圈子”看出各方势力的布局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在皇宫的缘故,来自几大公国的骑士们显得分外拘谨,或是三五成群的簇拥在廊柱下,或是位子坐在长桌旁边,端着酒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宫廷贵族们明显更适应周围的环境,不仅更靠近盛筵厅那正对大门的王座,交流时的表情也很放松,从容不迫的享受着宴会中的一切:音乐,美食,以及侍卫和宫廷侍女们无微不至的服务。

    至于联军的军官和瀚土骑士们…在安森的“暗示”下,他们就像是东道主家远道而来的旁支亲戚们似的,在大厅内四处游走,主动加入各个圈子的话题——无论对方在谈论什么,又或者十分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“……看来你说的是真的,虽然方式很奇怪,但联军的诸位确实很适应这种场合呢。”

    足足怔住了半分钟的亚瑟·赫瑞德目瞪口呆,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总算收敛了表情“是我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第一次很正常。”安森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:

    “以后次数多了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论对帝国礼仪的研究深度和精细程度,克洛维人要自谦第二,那怕是整个秩序世界都找不到第一;满大陆也找不到第二个地方,能够对帝国风俗推崇到无以复加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千万别,我最受不了这种环境了。”亚瑟·赫瑞德不假思索的拒绝道:

    “要我忍受这些虚伪到骨子里的家伙,除非整个帝国推举我当皇帝——不过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的无以复加,我宁可再打一场败仗,也不想陪着这群人在那儿假模假样的装笑脸,心里盘算着怎么从别人身上捞好处。”年轻骑士越说表情越恶心:

    “算了,你准备好,我这就唱名让你入场——这样我的任务就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也不等安森回答,亚瑟·赫瑞德就自顾自迈步上前,用充满标志性的洪亮嗓音喊出他的名号:

    “西线方面军总司令,克洛维执政,安森·巴赫阁下到!”

    嘹亮的声响从正门一直传到宫殿最深处,在精美的廊柱与拱顶之间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瞬间,热闹的盛筵厅似乎安静了许多,不少于两位数的目光顺势向正门的方向投来——毫不掩饰者有之,躲躲藏藏者有之,各怀着心思。

    “嗯,没有立刻冲上来想要和我决斗的,看来我暂时是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了。”感受着投射在自己身上的视线,安森自嘲的笑了笑:

    “没想到骁龙城还挺欢迎我们这些乡下人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呢,都是提前打过招呼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骑士像是在憋笑似的吐槽道:“帝国不是克洛维,决斗的神圣性可是连皇帝陛下都无法轻易阻止的;所以为了避免某些不可控的麻烦,不少骁龙城的显贵今天全都没有到场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重要的场合,他们能接受不被邀请出席?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场合太过重要,关系到克洛维和帝国之间是否能恢复最起码的和平,他们才会答应;毕竟如果真的见到你还不主动发起决斗,那将有损他们家族的名誉。”亚瑟·赫瑞德对此表示充分的理解:

    “说实话,如果不是被陛下安排了这么一份差事,我也挺想和你打一架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荣幸,虽然但是,还是不要决斗为好。”

    安森不动声色的摆摆手:“不怕你笑话,我是个和平主义者,能用语言解决的矛盾通常不会诉诸武力。”

    “和平主义者?你要是和平主义者,那怕不是这世上就没有战争狂了!”

    很显然,年轻骑士对他的“自谦”嗤之以鼻:“我可是听说过你的鼎鼎大名,雷鸣堡,鹰角城,伊瑟尔王婷,白鲸港…哪怕是到处惹是生非的游侠骑士也比不上你这个大忙人,怎么你去的地方都出乱子了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现实就是这么爱捉弄人。”安森两手一摊,表示纯属意外:

    “应该说虽然我主观上并不希望挑起纷争,但似乎纷争总是能找上我,并且绝大多数人并不愿意接受最和平的解决方案——没办法,我总不能不反抗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话你可别在宴会上说出来,不然我很担心等不到仪式开始,就得有一打傻子要和你决斗了。”

    亚瑟·赫瑞德的嘴角抽搐了下:“希望我真的是想多了,可千万不能乌鸦嘴成真啊!”

    “这方面我和您有相同的体会,有时候明明感觉事情最坏的情况不过如此,但最后还是能撞上那个最不该发生的情况…看来我们俩真的很有共同语言。”安森轻笑两声:

    “那么作为朋友,我是否可以再多问一个小小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问吧,别太复杂就好,我这个人脑子不像路易那么好使。”

    “不复杂,只是个简单的小问题。”安森不经意的瞥了瞥身后:

    “您之前说,‘只要能当皇帝就愿意忍受虚伪贵族’的话,究竟有几分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嗯?!”

    足足愣住半天才反应过来的亚瑟,诧异的望向已经走进宫殿的安森背影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yetianlian.cc/yt67775/4053856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etianlian.cc。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etianlian.cc